疫症蔓延,大家為撲口罩疲於奔命,同時也有不少社區人士守望相助,互相賒借口罩周轉。人是群居的生物,你幫我,我幫你,本來就是共生共存的不二法門。但在風平浪靜的日子,我們往往忘了這個簡單的道理。許多來Life Coaching的Clients,不約而同都卡在「不求人」的盲點裡。

以下就講其中一個故事:
那天我收到敏玲(化名)來電,查詢Coaching的形式、流程、收費等等,有趣的是,她每問一條問題,都會補一句:
「其實我要找你做Coaching,我係咪好無用?」
「不是,當然不是。」我不住答,但她還是緊張地繼續問。
我緩和了一下氣氛:「嗱,如果你近視,要找視光師配眼鏡,你係咪好無用?」
她不明所以:「當然不是啦!」
「咁要找Life Coach你就係好無用?」她呆了一下,沒有答,但最終也決定參加Coaching。

敏玲想轉工,初步有些心儀工種,但希望深入了解某些工作崗位的性質。我們一起Brainstorm了一些可以請教的過來人,但敏玲遲遲未向他們開口。

「明樂,你說,我搵工,要問人,係咪好無用?」又是這一句。
「為甚麼?」
「因為我應該自己解決問題啊。」
「現在你不是『自己』去請教別人嗎?我又沒有幫你去請教。」我笑着說。
後來,她硬着頭皮見了一位前輩,得到很多寶貴意見,我問她,感覺如何?
「壞透了。」
「為甚麼?」
「這麼簡單的事都要求人,我係咪好無用?」
這段日子以來,我發現敏玲的邏輯是這樣的:「求人=我無用」,「不求人因此辦不成事=我無用」。

求人與否,敏玲也長期困於「我無用」的心結裡。

求助≠我無用

我問敏玲,究竟「求人=我無用」的想法,哪兒來的?敏玲想了好久,忽然發現,從小至大她都是一個獨立的孩子,每次自己能夠獨自完成一件事,都會得到長輩讚賞。潛移默化下,她一直深信「不求人=叻=我有用」。

敏玲畢業後,從事一個技術要求很高,卻不需要Team work的專業,每每得到上司高度評價她「獨立能幹」。對敏玲來說,「凡事不求人」一直就是她的自我價值來源。

就在她找到這個執念的「源頭」之際,她升職了。坐上管理位置,由獨家村變成要帶領一個小隊。倘若繼續堅持「不求人」,諸事不成。為了放下執念,敏玲為自己設計了一項功課:嘗試尋找證據,打破「求人=我無用」的迷思。

起初,遍尋不獲,因為慣性思考的力量太大。但在不斷努力自我觀察下,她發現所謂求人,其實往往只是由她提出對策,大家合力完成任務而已。這一「求」,造就了契機,讓事情能夠被啟動、被完成,很有價值。而且,當她求了人,工作攤分了,她就可以專注解決更高層次的問題。如此一來,竟為公司帶來了更大效益。

現在回看,她發現,求助,不等於是弱者,不敢求助才是。求助時展現的,是勇氣,也是自信,這些都是強者的特徵。人世間大部分事情,都不能靠一個人獨自完成的。你幫我,我幫你,一場仗,一齊打,才能發揮最大效用。但願香港人也能挺過疫症這一關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