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楠(化名)是個鄰家大男孩,笑起來眼睛彎彎,露出潔白的牙齒,樣子很討好。他從小的志願就是創業,希望做些跟科學發明相關的小生意。

大學畢業不久,他埋首開展自己的Start-up Project,並打算撰寫計劃書申請資助,無奈遲遲下不了筆。他來找我做life coaching,希望可以找出究竟是哪裏卡住了。

「寫不出計劃書,是因為未構思好?」我試探着問。
「不!我老早就想好了。」卓楠接着如數家珍給我講他的滿肚大計,我看見他眼裡閃着異彩。
「你講得很精彩呢!把它一一寫出來不就好了?」我問。
「我試過,但寫不出。」
「為甚麼?」
「不知道。反正就是覺得自己不會寫得好。」
他一頓,續說:「總之一想寫,就覺得很不安。」

於是,我們就着這份「不安」探討下去。卓楠說,他不安,因為無信心評審會喜歡他的構思。
「嗯,那你覺得可以怎樣增加信心?」
他想了想:「如果我的構思勝出了,我就會有信心了。」

咦,聽到這裡,問題似乎變得清晰了。勝出,才有信心去寫。但不寫,又怎知會不會勝出呢?卓楠的思緒,就在這個位給Loop死了。

「如你寫了,但沒有勝出,會發生甚麼事?」我問。
「那我會覺得自己很廢啊!」他有點激動。
「我一生人都在做這個,如果失敗了,那我豈不是一無是處?」
「那如果你勝出了,又會發生甚麼事?」
「我會覺得自己有價值。」

成敗不影響自我價值

「所以你意思是,勝出=你有價值;輸了=你好廢,是嗎?」
他一呆,說:「這樣講好像是過份簡化,但我又的確是這樣想。」
「那如果有個不簡化的版本,會是怎樣的?」
他拿起了筆,在紙上邊畫邊想,老半天後,他忽然叮一聲,像個學者上身般,畫了一條X軸和一條Y軸。

「不簡化的話,應該有無數個情況,XY兩軸上下左右的任何一點,都有可能。」
「那你得出的結論是?」我順應他的思路問。
「就是勝負,跟自我價值,其實沒有必然關係。」他忽然笑了,鄰家男孩般的傻笑。
「那你希望遞交計劃書那刻,自己的心情在兩條軸綫上的哪一點?」
他拿起筆,在正中XY軸的交差點上標記了一顆星:「在這裡最好,不論勝負,我都感覺到不多也不少的自我價值。」

接下來的見面,我邀請卓楠列出,假設勝、負的兩個情境,他可以分別展現甚麼自我價值?他如此寫道:
勝:為社會帶來新發明,並得到資助發揚光大,也為自己圓夢。
負:透過選拔,讓更多人認識自己的構思,肯踏出一步,自己就已經很有價值。

結果,卓楠的計劃書沒有被選上,但之後陸續參加了很多選拔,遇上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,合租了某co-share space的一隅作辦公室,創業之夢,正式上馬!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