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偉(化名)來找我談升職的事。他在專業裡苦幹了廿年,渴望更上一層樓。
「為甚麼想升職?」
「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升過職了。」

升職只為想加人工

相信我,這答案是同類個案中聽得最多的。「很久沒有升過職」—— 是大部分人認為自己應該升職的理由,通常也附帶一些描述,例如年資更輕的都已經升職了,又或者論資排輩都應該輪到自己了,諸如此類。
「如果讓你升職了,在新的工作崗位,你想做甚麼?」我問。
「嗯……就看看新老闆要甚麼吧。」
「新舊崗位的最大分別是?」
「喔……未仔細去想。」
「新工作崗位對你來說,最大的吸引力是甚麼?」
「就是人工更高啊!」
「那麼,如果不升職,但老闆願意加人工,你覺得如何?」
「那當然最好,但不會發生吧!」他瞪大眼說。
「為甚麼這麼渴望加人工?」
這個看起來像是阿媽係女人的問題,觸動了家偉源源不絕吐苦水:工時這麼長,老闆這麼煩,工作量這麼多……(下刪一萬字),人工多一點,也很應該吧!

綜合家偉的狀況,情況大概是:他想升職,跟工作性質無關,而是加人工的手段。而人工,在他心目中,並不是工作表現的「獎賞」,而是「賠償」:捱騾仔的賠償、受氣的賠償、不公平對待的賠償……

若你是老闆,你會提拔一個終日在等賠償的人嗎?

爭取獎賞不要賠償

很多時候,我們都把人生花在追討受苦的賠償,而不是爭取快樂的獎賞。家偉真正面對的問題,其實並不是升職加薪否,而是「天天都在捱日子」、「每一天都不快樂」。
「對你來說,最快樂的人生,是怎樣的?」我轉了個話題。
家偉想了想,搖搖頭,再想想,停了一下,說:「就是自己得到的,不要比別人少吧。」
「所以對你來說,人生是一場比較?」我問。
「大部分時候都是。」家偉說。
「如果世上沒有其他人,就只有你一個,在沒有比較的情況下,你覺得最快樂的日子該是怎樣過的?」
這一次,家偉沈默了很久,然後說:「我不知道。」

放下比較追尋至愛

後來,家偉為自己設計了一項功課:在自己原有的工作崗位上,重新感受每一個細節,反問自己,假如放下了「比較」的心態,自己比較享受哪個環節,又有哪一些,完全不喜歡,「得個捱字」?數月後,他得出了初步結論,也鼓氣勇氣跟上司商討,重新定義工作範圍。此後,做自己喜歡的事,對他來說,就像每天都在給自己獎賞。雖然暫時還是不能升職,但已沒有了從前那忿忿不平的感覺。

爭取獎賞,比追討賠償更令人快樂。而快樂的人,不會覺得全世界欠了自己,自不用時時刻刻周圍「索償」。家偉在工作轉型後,因為樂在其中,發揮得不錯,半年後上司主動給他加了一點人工。魚與熊掌,原來可以兩者兼得!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