凱晴(化名)是在職媽媽,白天打上司的工,下班打孩子的工。忙到身心俱疲,她來找我做Life Coaching,希望找回「Me Time」。她一口氣數算每天長長的「to-do-list」。
「這個list當中,哪一項最重要?」我問。
「都很重要啊!」
「完全無分別?」
她想了想。「無。」
「所以這些事情的重要性都一模一樣?」我再確認一次。
「嗯,性質不一,但重要程度一樣。」

我請她逐一解釋每件事的重要性。她說,如果不返工就供不起樓;不加班會影響公司;不管教下屬他們會偷懶;不替孩子溫書他會留班;不帶父母覆診老人家的長期病會惡化;不做家務家裡會變亂葬崗……

咦,等等。我仿彿聽出了一些端倪。凱晴所說的「重要」,所指的好像不是那些事,而是 —— 她。在她的描述當中,事無大小都非她不可。沒有她出馬,這頭家就要散了,公司要倒閉了,宇宙也快瓦解了……

長期把所有事情攬上身的人,沒有「me time」也是常識吧。
我忽發奇想,問凱晴:「如果這一刻,外星人降落地球,把你接走了,你從此人間蒸發,十年後,你猜你的孩子、父母、公司會有甚麼變化?」

凱晴忽然沉默起來。嗯……首先公司會另請高明代替我,丈夫的收入其實也夠供樓,而他該會請傭人做家務,傭人可帶兩老覆診,孩子十年後該已大學畢業……

「你在想像這些畫面時,有甚麼發現?」我問。
「原來,就算沒有了我,情況也不太壞。」她訕訕一笑。有時,真正把自己迫到窒息的,不是忙碌的生活,而是那種「無我唔成事」的思考方式。

退場並不代表不重要

之後數星期,凱晴努力練習「放手」。儘量不加班,拜託家人陪兩老覆診,聘請中點做家務,要求孩子自己做功課……事情竟比想像中順利。

「終於找回『Me Time』,感覺如何?」我問。
她給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:「不知何故,沒想像中那麼開心。」
「噢,為甚麼?」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於是,我們又就着「為甚麼有了Me Time仍然不快樂」進行了幾回Life Coaching。

凱晴回顧自己40多年的人生,原來她從不曾為自己做過一件事。求學時期為了幫補家計犧牲了夢想,修讀更賺錢的專業。婚後丈夫遇上挫折,她在工餘全力支援丈夫。後來孩子出世,她又變身萬能媽媽。

這些「只為他人付出而沒有了自己」的經歷,雖然令她沒有Me Time,卻建立了很堅實的存在感。如今忽然沒有了位置,令她感覺自己「不夠重要」,難免失落。

「在這過渡時期,除了『我不重要』之外,還有別的發現嗎?」我問。
「算有吧。」
「是甚麼?」
「例如孩子原來能夠自己完成功課。」
「你認為是甚麼原因,令他做得到?」
「嗯,該是我以往的督促,令他打好了底子吧。」
「所以你在這事上的角色是……?」
「為他準備,然後讓他自己飛?」她傻笑了一下。

原來,能夠找回Me Time,不是因為自己不重要,而是那麼重要的自己,終於功成身退。想到這一點,凱晴釋懷了。不久後,她用Me Time報讀了喜愛的課程。孩子做功課時,自己也做功課。孩子表示跟媽媽一起用功的感覺很美好。對他來說,媽媽在旁的陪伴,一樣很重要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