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June 2020

「原來聆聽咁值錢」

今天,剛完session預備離開之際,client忽然叫住了我:「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嗎?」我停步回望。 「認識了你之後,我才明白,聆聽原來是這麼珍貴的。」 Client從事的行業,競爭很大,人人都很努力爭取表現。文靜的她,往往在會議中無機會發言,上司也沒多注意自己。這個狀況,經常令她感覺自卑。 「我時常都覺得,自己不懂說話,只懂得聆聽,是很沒用的。但現在我知道,原來有些行業,愈會聽的人,做得愈好。May be I shouldn’t feel that bad about myself。」 我為她找到自己的優點、接納自己而高興。同時也很同意她的觀察。聆聽(actual listening),的確是life coach最重要的條件之一。人天生有兩片耳朵,無論你想不想,每天都聽到很多東西。所以,一般人都會以為,「聽之嘛,聽嘢有幾難?」。但是,「真.聆聽」,其實是幾世修來的道行。要知道甚麼是「真.聆聽」,首先要知道,甚麼不是。 一、人在心不在,腦袋魂遊四海。例如學生似在聽老師講課,其實在發夢。二、所謂聽,並沒有聽內容,只是聽對方何時講完,輪到自己講。公司開會輪流發言多屬這一類。三、聽對方的個別字眼,然後插咀發揮,愈扯愈遠,對方根本沒機會完整表達原本的意思。例如:「我上月去了旅行……」「噢!我也去了,機票很貴……」「別提了,香港乜都貴……」「你夠我慘?供樓仲貴……」這情況在飲茶灌水的社交場合極為常見。四、專心聆聽,但有隱藏目的(hidden agenda),例如想賣保險或推銷美容套餐。五、帶着判斷去聆聽。例如:「我想讀藝術。」「讀藝術會乞食。讀law啦。」「我想轉工。」「轉乜鬼工?依家人工咁好!」這些情況,關係愈親密愈常見。如父母、伴侶、朋友,因為愛之深責之切,一邊聆聽一邊否定對方。你又有沒有上述五項陋習? 反之,「真.聆聽」又是怎樣的呢?就是100%present for your client。專注、不插嘴打岔、不帶任何隱藏目的或個人判斷,謙卑而放開胸懷去接收對方的所思所想。 簡單講,就是要把自我完全放低,去進入眼前人的世界,理解他/她所面對的處境,從而一起找出問題的出路。做得到的話,且別說能成為一個很好的life coach,我們也必定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

心靈斷捨離

自從當上life coach,很多人問,同樣也是「傾下偈為client解決問題」,life coach跟輔導員、治療師、心理醫生、精神科醫生,有何分別?最簡單的解釋,是後四者主要處理一些症狀(disorder),例如抑鬱、焦慮、創傷、長眠失眠等等,而life coach的對象,則是不需要接受上述治療的所有其他人。所以,有一種看法,視life coaching為各種症狀復完後的跟進計劃(follow up)。當一個人走出陰霾後,如何重新上路?Life coach就是你最好的拍檔,陪伴去建立、安排新生活,走完這個旅程。 但是,咱們該思考一個更重要的問題:撇除一些先天因素,究竟當初為何病發?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,抑鬱、焦慮的成因,泰半來自「亂晒龍」的人生!**為甚麼我們總是在處理最緊急而厭惡的事,而非最重要也喜歡的事?**為甚麼我們總是跟錯的人糾纏不清,而不跟對的人享受當下?**為甚麼我們總是匆忙而不充實,抗奮卻不喜悅,自憐卻不自愛? 生活失焦、優次錯配,所以好大壓力。壓力令情緒波動,久而久之屈出病來。「亂晒龍」,是因為我們總是見步行步,又或沒有看清現實,容讓生活把自己推進死胡同,到後悔「如果當初怎樣怎樣,我就不會這樣這樣⋯⋯」時,已經四面楚歌。人生有多少時候,我們會真正安靜下來思考:我是誰?我真正需要的是甚麼?在生活裡如何貫徹執行?Life coaching就是這樣的一趟旅程。自我了解、自我對話、自我追求,實踐自己而非被客觀環境牽着走。 最近在Netflix大熱的節目「Tidying up with Marie Kondo」令很多人醒覺,執屋實乃人生的一次盤點。而我會說,Life coaching就是「為自己的人生執屋」。當過多的資訊被有系統地篩選、分類、整理、存檔,人生頓時變得輕省與清晰。所以,life coaching其實不光是「follow up」,更是防患於未然。就像病發了你會見醫生,但近年愈來愈多人定期見中醫,調理身體固本培元避免生病。 一個知道自己在做甚麼、凡事想清楚永不言悔的人,對壓力的「抗體」特多,人生也必然更自在快樂。

Life Coach 之 「思考拍檔」

自從當上life coach,很多人問,甚麼是life coach?是不是像電視綜藝節目裡教剩女找男人的大媽教練?是不是像健身房裡幫你減肚腩修腹肌的型男教練?是不是向球隊大聲嗌sure win的魔鬼教練? Life coach這個概念,對很多香港人來說,陌生而有趣,所以咱們都帶着奇異的眼光,把life coach塑造得蠻戲劇化的。其實,最簡單直接的解釋,應該是:Life coach就是你的「思考拍檔」。每個人都會就着自己生命裡的重要課題去思考,但往往遇上盲點,阻礙了自己的成長。大部分人每當有事情想不通,就擱在一旁或索性放棄,容讓生活把過往的模式不斷複製,把自己困在「不快樂但又沒有出路」的無限loop。 思考盲點的類型大不同,以下舉些常見例子: 一、想當然的假設。如:「我想轉行,但轉行就要減人工。」嗯,這是經過調查的結論,抑或是印象而已?轉行牽涉哪些工作性質和要求?自己對加/減人工的期望或接受度是多少?在結論出「轉行=減人工」前,其實還有不少思考細節。 二、斷症錯誤。如:「轉換工作可改善作息平衡。」然而,目前的困境,是環境所限,抑或性格使然?有些人崇尚完美主義,事事執着,那無論幹甚麼也必身心俱疲。如是者要做的,就不是轉工,而是修正心態。 三、選擇困難。有些人,不論是選擇工作、伴侶、居所,甚至只是午餐吃甚麼,永遠拿不定主意。因為他們只看見這些選擇各有優劣,而不去想自己要甚麼。先思考自己要甚麼,就不會花多眼亂,凡事的緩急、輕重、先後都了然於胸。 Life coach的角色,就是透過高度專注的聆聽以及合乎邏輯的提問,替當事人的盲點拆牆鬆綁,幫助當事人鎖定人生每個關鍵時刻的目標,放下未經論證的假設,釐清當事人面對的真正障礙,繼而設定合適的步驟,漸漸步向最終目標。 你快樂,所以我快樂。能夠陪伴當事人去經歷這個高質素的思考過程(high quality thinking),看見當事人得到生命中的快樂,就是作為life coach最大的快樂。

情緒的脈絡

早前(25/9)在本專頁的#心導推介,是許皓宜的《情緒寄生》。當中她提及了一個親身經歷,很有意思:  如果你是位媽媽,帶着稚子到濕地看可愛的招潮蟹,寶寶卻哇一聲哭得魂魄都掉了出來。你會怎麼辦? 打道回府?跟寶寶解釋招潮蟹不會害人不用怕?叱喝收聲不准哭? 許皓宜卻選擇了對女兒那不合比例的驚恐反應,作出了抽離於濕地現場的思考。 她細心回溯每個令女兒恐慌的處境,終於發現自己夫妻關係不穩,才是女兒欠缺安全感的源頭。招潮蟹只不過是個觸發點,把女兒過去不曾被安撫的情感,毫無邏輯地引爆了出來! 讀着《情緒寄生》,最大的領悟是,「情緒往往不只是當下的感受」。當問題似乎是A,它99%其實不是A。若只處理A,既徒勞,更可能令對方覺得不被理解。 例如在很多夫妻關係中,妻子覺得丈夫常常黑面,可能跟丈夫完全無關,只是丈夫令她想起了小時候父親的權威兇惡模樣。 又例如有些丈夫會投訴妻子像魚干女,也可能跟妻子無關,只是妻子令他想起母親對自己不夠溫柔。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。很多時候,我們在一個特定埸景(context)的行為,都跟該場景沒有太大關係,反而跟之前的經歷有關。你又想起甚麼例子? 我想起的,是有不少長者,明明物質條件很豐厚,卻省吃儉用得很嚇人。你勸他們寬待自己一點,他們總是嘮嘮叨叨:「你都不知道,想當年打仗的日子,過得多麼艱難……」 戰爭,早已結束幾十年了,但是老人家仍然背負着當時的情緒,去為當下的生活做一些過時的決定。 所以,人與人之間相處,先要學習不要平面看待事物。「情緒背後必有脈絡可循」,跟別人相處不來,不一定是自己不夠好,往往也牽涉很多「歷史因素」。做得到的話,我們都能對自己寬容。 同一時間,也可對別人寬容。別人就算傷害了我,未必是惡意,泰半是他過往的經歷令他被困於某種「內在邏輯」中,形成了他的行為模式。 明白了這一點,被傷害的痛楚已大大減低。而在心平氣和的基礎上,才有可能更真實地溝通並化解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