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August 2020

【iMoney專欄】我要幸福之百忍不成金

早幾年,日劇《四重奏》裡,松隆子的一段獨白,引來滿城熱話。劇中,她對丈夫照顧有加,最拿手弄炸雞,每次不忘灑上檸檬汁。但有一天,她偶然偷聽到丈夫跟同事說:「我吃炸雞不放檸檬汁。」她當場晴天霹靂。重點,不是丈夫放不放檸檬汁,而是怎麼結婚多年,她竟從不知道丈夫不愛放檸檬汁?!其時,兩人的婚姻,已開到荼靡。 沅婷(化名)來找我談婚姻。她跟丈夫這陣子關係很冷,幾乎全無話題。「多久了?」我問。她說,大概是自從孩子上了小學,自己轉為全職媽媽開始。 「小事」其實「好大件事」 「其間發生過甚麼事嗎?」沅婷搖搖頭。「那丈夫對你有甚麼不滿嗎?」她又搖搖頭。「那你呢?你對他有甚麼不滿嗎?」她想了一下:「嗯……不算吧,頂多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。」「噢,說來聽聽?」經驗告訴我,通常Client口中的「小事」,往往蘊藏「好大件事」。 於是,沅婷開始數算一件又一件的小事。例如丈夫總是不主動換廁紙、飯後不洗碗、弄髒了地方不清潔、對孩子的事闊佬懶理、周末總是不在家…… 這些她口中的「小事」,一說就是半小時,完全煞不了掣。我等她終於稍頓,問她:「總括你所說的所有『小事』,你最大的感受是甚麼?」 「我覺好委屈!他總是『老奉』我打點一切,完全不明白當全職媽媽有多辛苦!」她激動得差點哭出來。「這些委屈,有告訴過丈夫嗎?」「無啊!」「為甚麼?」「他上班很辛苦,這麼小事,我不想煩他。」我請沅婷回家先冷靜一下,同時細心觀察,丈夫有沒有哪些地方,對她也有微言。 一周後,沅婷回來,她從孩子口中,無意中知道,原來丈夫對自己也有些不滿。孩子也問過爸爸,為甚麼不告訴媽媽,爸爸說:「媽媽要照顧你,已經很辛苦,這麼小事,不要煩她了。」 忍忍相受何時了 聽到這裡,問題已很明顯了吧。兩個人,明明相愛,卻從不溝通真實感受,寧願忍了它,把委屈吞回肚子裡。習慣成自然,用忍受去相處;用忍受去表達感謝;用忍受去交換對方的忍受;忍忍相受何時了? 沅婷最後為自己設計了一項功課:當廁紙用完時,故意不去換,等丈夫發現了才補上,順便訴下苦,唉,疫情下少出街,一次過買很多東西,「你看,手都酸了。」丈夫聽罷,立刻牽她手:「無事吧,要不要看醫生?」她眼眶一紅,記憶中丈夫從來沒問過她,買餸拿東西辛不辛苦。而她,也偷偷調整了那些原來丈夫不太喜歡的事。丈夫沒說甚麼。反正過了幾個月,兩人終於回復久違了的閒話家常。 相愛,不是一種等價交換,更不是以痛苦換痛苦的等價交換。用愛去經營愛,不要用忍受去經營愛。成世流流長,不求不吵架,但求有偈傾,細水長流,歷久常新。

【iMoney專欄】我要走佬之中年維特的煩惱

我城風起雲湧,很多人,人到中年,密謀走佬。 Walter(化名)來找我,談移民。他說,都40歲了,離鄉別井,從頭來過太遲,提早退休又太早。人生下半場,流流長,好多嘢諗。子女、父母、財政、生活……惟恐一子錯,滿盤皆落索。「我怕,這一鋪,賭得太大。」 「如果我是14歲或80歲,話之你。但40歲就唔同講法。」「有何不同?」我問。「14歲行錯了,可行返轉頭。80歲更加可豁出去,都嗰頭近。但40歲,Too much to lose,唉。」他嘆口氣。 Too much to lose。恐懼損失是人之常情。「你怕失去甚麼?」「我也不知道,反正就是很多。」 我邀請他把想像中的「賺/蝕」表列出來。他拿起筆,逐項細心記下。 他擱下筆,望一望,忽然眉頭一皺。「其實是賺多於蝕……那我究竟不安甚麼?」「你在財政一欄寫了『未知』,是擔心不夠錢用嗎?」「不,肯定不是。」Walter出身金融業,儲蓄穩健,擅長投資,且生活簡樸,他告訴我,就算往後沒有收入,生活也綽綽有餘。 那麼,真正令Walter坐立不安的,究竟是甚麼? 0與100之間的Control Walter沉澱思緒,眉頭皺得更緊,良久,他雙手抓頭,吐出一句:「其實,我不甘心。」 「要不是香港搞成咁,我肯定不會走!」原來,最令他耿耿於懷的,並非移民與否,而是他覺得這個決定是時代迫出來的,不是自己揀的! 「我做錯了甚麼?忽然所有嘢要重頭來過?」這個不能控制自己人生的「No Control」狀況,才是Walter最恐懼的事。「在你過往的人生裡,有哪些事情是你能Control的?」我問。「很多啊!升學、工作、結婚、生子……基本上都是自己揀的。」「都很順利吧?」「托賴。」 「呀,幻想一下,若你不是在香港出生,會遇上現在的太太嗎?」Walter不明白我為何有此一問,但照答:「應該遇不上吧。」 「那,又幻想一下,若你當年沒上某小學,之後升學或工作的路,會一樣嗎?」「不會吧。」「小學是誰揀的?」「派位的。」他笑了。 「笑甚麼?」我問。「原來,我以為有Control的事,也不全是我Control的。」他一語道破。「現實中,你認為有Control和無Control的比例,大概是多少?」「50:50」他慎重地說。 「那麼,在移民這事上,你能Control的50%,是甚麼?」「就是努力儲蓄、計劃、準備、安排好家人日後的需要吧。」「那你現在做得怎樣了?」「我自問是做足100分啊,哈!」他忽然鬆了一口氣。 我們總是害怕人生無Control。然而,世上所有事情都不是100%或0% Control。真正的Control,是不讓外在世界,牽動自己內在的不安情緒。無須強求100% Control,在能Control的事上,做足100%,人生就已很不錯了。

【iMoney專欄】我要親子之用感通建立關係

亂世,有人舉家移民,也有人拿拿臨送子女出國,自己留在香港博殺。 最近接了很多為人父母的案子,其中有慧心與子明(化名)這一對。他們來找我,是因為自從安排了女兒9月到外國讀書,女兒一直悶悶不樂,令他們擔心不已。 「知道囡囡悶悶不樂的原因嗎?」我問。「她說過捨不得朋友。」「那你怎麼答?」「我就說,到了外國,照樣可上網保持聯絡啊!」慧心肉緊地說。「囡囡聽了有甚麼反應?」「甚麼反應都沒有,然後入房關上門再也沒有出來。」 「她還有說別的嗎?」「有。」「例如?」「她說多事之秋,不可丟低香港不理。」「你們怎麼答?」「我就說,在外國也可以看香港的新聞呀!」 解決問題≠聆聽 再談下去,我發現慧心與子明跟女兒的溝通,基本上離不開這模式:女兒表達「感受」,父母以「解決辦法」回應,雞同鴨講下,親子關係愈搞愈差。 夫婦倆告訴我,女兒曾多次投訴「阿爸阿媽無聽我講嘢」。「那你們真的無聽嗎?」我問。「當然不是啦,無聽又怎能提出解決辦法?」慧心說。 「但女兒似乎感受不到『被聆聽』,你覺得是甚麼原因?」夫婦倆沈默。「你們一提出解決辦法,女兒就關上門,為甚麼?」「她以為我們不接受她的意見,想改變她吧。」子明猜測。 然後,我邀請夫婦倆想想,除了提供解決辦法,還有沒有其他形式的聆聽?夫婦倆說,或許可以試試,光聽就好,不要回應? 一星期後,夫婦倆喜滋滋回來匯報,「光聽不回」,果然奏效,女兒沒再關上門,一次都沒有! 「但是,我們總得談解決辦法啊!那應該何時提出?」「似乎女兒對於『立即』討論解決辦法這個『溝通節奏』,有點反感。在談辦法之前,可以再說點甚麼嗎?」 夫婦倆商量了一會,決定嘗試在女兒表達感受後,也分享一些自己的類似經驗,令女兒覺得「被聆聽」和「被明白」。 用感通建立關係 兩星期後,夫婦倆回來,臉上又多了一點笑容。原來他們趁着女兒說起捨不得香港,分享了自己年輕時送別同學移民,在機場抱頭痛哭的情境。女兒聽罷,問了很多問題,最後一問是:「那你們跟當年的同學,還有聯絡嗎?」慧心、子明齊聲答:「有啊,不就是去年在外國旅行時,給你介紹的Auntie了?記得嗎?」女兒點點頭。這一晚,是三人久違了的親子聊天時光。 Coaching結束前,慧心忽然問:「等等,其實常常要分享經歷,不是很浪費時間嗎?」我笑了,效率,對香港人來說,真的很重要。 「分享一個經歷,要花多少時間?」「不多,15至20分鐘左右。」子明肯定地說。慧心一呆,然後夫婦倆一起笑了。 效率,不會令關係變得親密。感通,才會。先用感通建立關係,再以效率處理事情。或許,這正是香港人在亂世中,必須努力學習的新思維與新日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