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城風起雲湧,很多人,人到中年,密謀走佬。

Walter(化名)來找我,談移民。他說,都40歲了,離鄉別井,從頭來過太遲,提早退休又太早。人生下半場,流流長,好多嘢諗。子女、父母、財政、生活……惟恐一子錯,滿盤皆落索。「我怕,這一鋪,賭得太大。」

「如果我是14歲或80歲,話之你。但40歲就唔同講法。」「有何不同?」我問。「14歲行錯了,可行返轉頭。80歲更加可豁出去,都嗰頭近。但40歲,Too much to lose,唉。」他嘆口氣。

Too much to lose。恐懼損失是人之常情。「你怕失去甚麼?」「我也不知道,反正就是很多。」

我邀請他把想像中的「賺/蝕」表列出來。他拿起筆,逐項細心記下。

他擱下筆,望一望,忽然眉頭一皺。「其實是賺多於蝕……那我究竟不安甚麼?」「你在財政一欄寫了『未知』,是擔心不夠錢用嗎?」「不,肯定不是。」Walter出身金融業,儲蓄穩健,擅長投資,且生活簡樸,他告訴我,就算往後沒有收入,生活也綽綽有餘。

那麼,真正令Walter坐立不安的,究竟是甚麼?

0與100之間的Control

Walter沉澱思緒,眉頭皺得更緊,良久,他雙手抓頭,吐出一句:「其實,我不甘心。」

「要不是香港搞成咁,我肯定不會走!」原來,最令他耿耿於懷的,並非移民與否,而是他覺得這個決定是時代迫出來的,不是自己揀的!

「我做錯了甚麼?忽然所有嘢要重頭來過?」這個不能控制自己人生的「No Control」狀況,才是Walter最恐懼的事。「在你過往的人生裡,有哪些事情是你能Control的?」我問。「很多啊!升學、工作、結婚、生子……基本上都是自己揀的。」「都很順利吧?」「托賴。」

「呀,幻想一下,若你不是在香港出生,會遇上現在的太太嗎?」Walter不明白我為何有此一問,但照答:「應該遇不上吧。」

「那,又幻想一下,若你當年沒上某小學,之後升學或工作的路,會一樣嗎?」「不會吧。」「小學是誰揀的?」「派位的。」他笑了。

「笑甚麼?」我問。「原來,我以為有Control的事,也不全是我Control的。」他一語道破。「現實中,你認為有Control和無Control的比例,大概是多少?」「50:50」他慎重地說。

「那麼,在移民這事上,你能Control的50%,是甚麼?」「就是努力儲蓄、計劃、準備、安排好家人日後的需要吧。」「那你現在做得怎樣了?」「我自問是做足100分啊,哈!」他忽然鬆了一口氣。

我們總是害怕人生無Control。然而,世上所有事情都不是100%或0% Control。真正的Control,是不讓外在世界,牽動自己內在的不安情緒。無須強求100% Control,在能Control的事上,做足100%,人生就已很不錯了。

Leave a Reply